呂奎漢:花蓮,場場爆滿的程式設計課是如何煉成的?

七年前開始自學 Scratch、四年前進入太平國小,意外開啟了呂奎漢的程式教育之旅。這四年來,呂奎漢不但指導學生融合當地原住民文化製作出布農族語學習互動機臺、歌謠學習機等得獎作品,還在暑假舉辦跨校程式教育營隊,並正與均一教育平臺合作製作 Scratch 教學影片,如今已可說是花蓮地區首屈一指的程式教育推動者。

更讓人驚豔的是,呂奎漢起初不報太大期望的免費程式設計課程「今晚誰來 Code」,意外場場爆滿,進入第二年仍然人氣不減,更成為蘇文鈺教授「愛自造者學習協會」旗下「Be A Giver」計畫的重要一環,影響擴及花蓮玉里鎮國中小等七個學校。是怎樣的教學理念與策略,使呂奎漢取得今日的成果?

今晚誰來 Code:師生共學的新嘗試

呂奎漢目前將程式教育分成三個部分:每個學生都會參與的學校資訊課基礎課程、「今晚誰來 Code」課後進階課程,以及針對頂尖學生比賽集訓的假日拔尖課程。這樣的安排兼顧了普及教育與菁英教育,讓每個學生都能依照自身的興趣與能力學習程式設計。

在平時的基礎資訊課程中,呂奎漢的安排通常是採取「遊戲式」、「任務式」至「專題式」的漸進學習步驟。三年級從Hour of Code 的遊戲開始、「以好玩為主」,四年級進入Code.org、以完成任務為目標,五年級則進入 Scratch、製作自己的遊戲,六年級則可能進一步結合 Scratch 與 Arduino。

至於 2016 年三月開始舉辦的課後進階課程「今晚誰來Code」,可說是呂奎漢的一大創舉——它最大的特點是「師生共學」。呂奎漢笑說,他過去參加研習就時常會帶著學生一起過去,因為很多時候老師參加研習像是去應酬,反而學生更認真、「學得比老師還快」,還會注意到老師沒注意到的細節;等到老師回到班上教學,一起參與的學生還可以扮演領頭羊的角色。

此外,有別於以往的研習總是一整天八小時的課程,有些老師中午就跟不上、下午只能放空,每週兩小時的課程將讓老師們有更多時間消化吸收。更重要的是,過去研習與研習之間沒有連貫性,但透過持續開辦的課程,老師們開始對程式設計領域感到興趣,便會多加注意相關的資訊,往後面對程式教育便「不會那麼恐慌」。

而在拔尖課程方面,呂奎漢也已成果斐然,過去數年帶領學生參加 Scratch 瘋狂貓咪盃、花蓮縣瘋資訊 Scratch 設計比賽等賽事,都屢獲佳績。

軟體程式設計,仍是新課綱下資訊教育首選

在「前 108 課綱」時代就已經建構出完整程式教育教學規劃的呂奎漢,又怎麼看待即將上路的資訊領域新課綱呢?他直言,新課綱強調的「運算思維」對教學現場的人而言有點「太理論了」。他先前參加「數位教育博覽會」時,主辦單位要求呈現出「運算思維」,但卻無法清楚點明實作方向,讓他感覺「連上面都不知道怎麼呈現運算思維」。

一個顯明的問題在於,當該活動要求「呈現」出「運算思維」時,就操作面而言應較偏重教育部資科司推動的「程式設計」,還是國教署主導的「自造者教育」?呂奎漢認為,前者偏向軟體層面,要呈現出具體可見的成果不太容易;後者結合機器人等硬體設備、較易呈現,但因涉及材料損耗、學校間經費競爭等問題,並非未來在普及教育中推動的可行方向。

因此,對於呂奎漢而言,「運算思維」此一既複雜又模糊的概念,就「留給專業人士去介紹」,他自己確定能做到的只是「運算思維」的一小部分,即達到活化學生思維的目標。而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呂奎漢認為著重軟體程式設計,比起結合機器人、自走車等硬體設備,在普及教育中更為可行。

「我之前上自走車,市區學生一個班 29 個人,假設兩個學生一台車,一個班 15 台車,一台車出問題,你要花多少時間排除?」呂奎漢從自身的經驗中發現,硬體設備的狀況非常得多,如果將創客教育推行至常態的學校教育,「老師會累死」,況且「一兩年之後會不會壞,都是很大的問題」。而如果採用較能避免意外的模組化硬體套件,又會耗費大量金錢。

因此,Scratch 不需要任何硬體設備就可以玩、可以用圖形化介面呈現成果的特性,使其仍然是呂奎漢未來面對新課綱下的程式教育首選。

文字語言有門檻,國中教學可以 Scratch 為主

那麼,學完 Scratch 之後,需不需要進一步學習文字語言呢?「文字介面還是有它的門檻。」呂奎漢回憶,有一個學生跟他學了兩年 Scratch、且連續參加四年 Scratch 比賽都得到不錯的成績,結果先前帶他去臺南參加營隊時轉換成文字語言Arduino IDE,這個學生卻因為英文不好,無法跟上。

除此之外,新課綱上路後國小資訊課仍屬於「彈性」課程,很多國小可能都沒教過 Scratch,從 Scratch 開始可能較符合多數學生的學習情況。呂奎漢班上就曾經有學習程式設計較為落後的學生,到國中後程式設計程度卻比班上多數人好。

因此,談到新課綱上路後國中程式教育的規劃,呂奎漢認為,如果老師沒有特別的專長,先以 Scratch 來教學即可,文字語言可以留待高中進行。畢竟,呂奎漢是希望學生「因為喜歡才來學程式」、透過程式設計獲得成就感,而不希望文字語言扼殺了學生的興趣。